RSS阅读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- > 天下档案 - 解放福州纪实
天下档案
解放福州纪实
作者: | 日期:2009-10-12 9:20:30 | 人气: | 【

人民解放军进攻福州的路线图

   我人民解放军胜利渡江后,原盘踞在苏、浙、皖及赣东北、闽北地区的一部分国民党军残部,仓皇撤向闽南及东南沿海诸岛屿,经过编并,统一由东南军政长官陈诚指挥,重新组织防御,企图通过控制东南沿海地区及近海岛屿,屏障台湾,待机反攻。其福州地区的兵力分布是:福建省政府主席兼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指挥10个军27个师,约12万人,防守福建沿海地区及近海岛屿,其中第六兵团李延年部5个军13个师,约6万人,防守福州地区,第八兵团刘汝明部两个军6个师,约3万人,防守漳州、厦门;第二十二兵团李良荣部3个军8个师,防守泉州、金门地区。另以空军1、4、5大队,以定海、台湾为基地,执行空中支援,侦察、封锁海面及运送物资。

人民解放军通过福州市区追歼残敌

  中央军委于1949年5月23日即指示第三野战军首长:“你们应当迅速准备,提早入闽,争取6、7两月内占领福州、泉州、漳州及其它要点,并准备伺机夺取厦门。”第三野战军首长于5月27日决定并指示第十兵团,迅速进军福建,执行解放福州、泉州、漳州、厦门及近海岛屿的任务。

福州战役

  1949年6月21日,蒋介石乘“美龄号”专机从台湾飞抵福州,为福州守军打气鼓劲。
  在蒋介石到福州后不到两个月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兵团于8月11日至22日,对盘踞在福州的国民党军进行了一次进攻战役。战役持续了12天,攻占了福建省省会福州市和重要军港马尾及县城9座,歼灭了国民党第六兵团主力,毙俘第6兵团参谋长何同堂以下官兵4万余人。我亦伤亡营以下官兵1500余人。 10兵团在上海战役结束后,于 7月2日开始向福建挺进。至7月下旬,我28、29、31军先后分别进至建瓯、南平、尤溪、古田等地集结。
  10兵团各军领导先于部队到达建瓯,兵团于7月22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,根据福建的敌情和地形特点,决定首先歼灭以福州为中心的敌人,尔后再歼灭以漳州、厦门为中心的敌人。
  为了克服我10兵团山地作战准备不足等困难,继续加强组织准备和山地训练,兵团报请第三野战军首长批准,推迟10天发起福州战役。
  福州是福建省会,地处闽江下游,周围环山,东有重要军港马尾,闽江横贯市区南部,大、小北岭和鼓岭是福州北部、东部的屏障。守敌106军主力扼守福州市区;74军为右翼,防守罗源、连江、琯头一线;以25军、96军及独立31师等为左翼,防守闽清至福州闽江两岸地区;以73军防守福清、平潭岛;以独立50师防守宦溪和大、小北岭。
  战役分阶段进行,第一阶段切断福州守敌海、陆逃路,合围福州守敌;第二阶段,围追、堵截、歼灭南逃之敌。
  右路担任敌后迂回的我29军,分别从8月5、6、7日由尤溪、樟湖坂、南平、夏道出发,冒着酷暑,披荆斩棘,翻山越岭,步行200多公里,于11日发起战斗。86师257团首先攻占永泰城;85师15日攻占宏路,16日10时30分攻占福清县城。87师259团,15日在永泰县塘前北之东坑与敌军的一个团激战9个小时,将敌试探性的进攻击退。随后在一都街构筑工事,准备阻击南逃之敌。
  我31军军长周志坚、政治委员陈华堂,于8日指挥所属3个师,分路向福州战区开进。13日,93师并指挥91师之272团从东南、东、西、东北包围丹阳守敌,17日发起攻击,经过5小时战斗,将敌全歼,毙俘敌74军216师师长谷元怀以下官兵1000余人;91师并指挥92师之276团,分路直插闽江北岸战术要点闽安镇、亭头、龙炳,14日夜各团在游击队的引导下,乘月色穿插接近敌人,于15日晨一举攻占闽安镇亭头、龙炳各要点,歼敌74军23师260余人,控制了闽江下游10里江面,与江南29军遥相呼应,切断了福州守敌海上逃路。随后,该师273团向闽江下游发展,配合93师的战斗行动。师的主力及276团在闽安镇、彭田展开,向马尾发起进攻,歼灭守敌160余人,马尾守敌大部逃往福州南台。13时,该师攻占罗星塔,同时控制了闽江水道,击沉击伤国民党军运输船“建国号”等4艘。
  担任正面攻击的28军,7日从建瓯向战区开进,14日在预定地区展开。军长朱绍清、政治委员陈美藻决定以军的主力沿古田至福州公路向福州进攻;以一个师及军侦察营沿闽江两岸向福州进攻。
  84师并指挥军侦察营,14日攻占祥溪口,歼敌100余人。15日攻占闽清城,守敌独立37师沿闽江东逃;83师于14日18时攻占大坪、洋下、双溪各要点。16日晨,该主力由关源里向徐家村展开攻击,18时攻占徐家村。82师之245团3营8连,15日16时进至小北岭西北的猪蹄亭之隘口处遇敌,一举歼灭守敌,16日18时攻占小北岭,当日晚又攻占新店、猫头山。
  至此,我10兵团对驻守福州地区的国民党军第六兵团形成合围,敌之海、陆逃路已被我军完全切断。国民党福建省主席兼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、第六兵团司令李延年,16日晚乘飞机逃往台湾,福州守敌于24时开始向南突围,企图沿福厦公路南逃。我各路大军遂即展开围追、堵截,歼灭南逃之敌。
  8月17日6时,我28、31军各两个师,从北、西、东三个方向突入福州地区。82师245团沿屏山至台江的南北大街向南台方向;91师一部及92师274团由东、东北方向向南台;83师向洪山桥、福州机场方向攻击前进。
  82师245团3营进至万寿桥桥头时,遇到闽江南岸桥头堡守敌的顽强抗击,该团3营副营长魏景利身先士卒,率部冲向大桥,不幸中弹牺牲。3营指战员怒不可遏,在团、营的炽烈火力掩护下,喊着为魏副营长报仇的口号冲向敌人,击毁了桥头堡,夺取了万寿桥,为主力部队越过闽江,追击逃敌打开了通道。随后,进入市区的82、83、92师各1个团攻占了南台之高盖山、黄山、塔山地域,歼灭逃敌掩护部队1200余人。92师一部追至乌龙江渡口,又歼逃敌500余人。17日9时,84师兵分数路追击南逃之敌。250团尾追逃敌至南屿,歼敌500余人;18日晨,该团继续尾追逃敌,以3倍于敌的速度翻越双峰山,截歼逃敌1200余人。担任平行追击的251团和军侦察营,以急行军向永泰方向追击,以数倍于敌的行军速度,经过连续36小时急行军,进至永泰县城西北大明洋追上敌军,并将其包围。250团赶到后,于20日将逃敌歼灭,俘敌96军副军长黄振涛以下官兵1000余人。
  我87师对南逃之敌展开全面攻击,猛攻、穷追、狠打。在宏屿战斗2小时,俘敌1200余人。22日上午我260团在塘前、一都街堵击的2营及261团1营,与南逃之敌25军展开激战,除军长陈士章化装潜逃外,该军被我全部歼灭。
  人民解放军在作坊、兰田堵击的85师254团,于18日16时向其西北桃阳山、金翅山、黄晶岭搜索时,先头连与敌接触,国民党福州绥靖公署、第6兵团部和独立50师、宪兵团、警卫、工兵部队6000余人拥挤一团,经过10小时战斗,逃敌一部被歼,大部放下武器投降。俘敌第六兵团参谋长何同堂、副参谋长陈腾骧,独立50师师长李一劻以下官兵4700余人。20日,87师又在琯口东侧王子岩歼灭敌军1个营,86师257团在长乐鹤上接受国民党军216师副师长率100余人的投降。至此,福州战役胜利结束。

我地下党的贡献

  1949年8月17日上午,率部最早攻进福州城的82师245团3营官兵多少有些惊讶:他们从北门一路打到万寿桥头,硝烟过后,立即有欢庆胜利的队伍涌上街头。怎么这么快?
  原来,福州解放的前夜,我地下党组织即彻夜部署各界迎接解放欢庆胜利的工作。在福建省盐务局的后花园里,地下党联合小组所有领导人彻夜未眠,忙着布置迎接解放。几位好手连夜写了数百张欢庆胜利的标语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。第二天早上不到8点,就有不少地下党员和群众涌来领取宣传标语。
  与此同时,地下党还领导市民护城、护厂、护行。福州电力公司工人组织了消防队、巡逻队,施布电网,保护了电厂设备。马尾造船厂的工人不顾敌人武力威胁,拒不拆卸机器,挫败了敌人企图将该厂设备劫往台湾的阴谋。通过反破坏、反搬迁斗争,福建广播电台、福建中央日报社、福州电灯电话公司、省科学院、省邮电局、中央信托局、省水文站以及福州的大中学校、机关等的机器设备、仪器财产、档案资料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8月17日早上,国民党318师副师长赖惕安率千余官兵在福州东郊起义,加速了解放福州的进程。
  天亮了!福州解放了!这一天,萨镇冰率福州最有声望的爱国老人刘通、丁超五、何公敢、陈培锟等联合发布安民告示,表示拥护共产党,迎接解放军接管福州。也是在解放福州的这一天,福州商会会长蔡友兰与10兵团后勤部领导紧急磋商后,召集商界各业头面人物,组成价格平抑会,使城市刚解放商店就开张营业。
  由于我地下党的出色工作,福州城市接管相对顺利。解放军入城当天,出现万人空巷、旧警察上街维持秩序的奇特现象,被福州百姓称为“共产党军队进城,国民党警察站岗”。国民党福建省府民政厅的潘守正在地下党的指导下,妥善保管所有重要档案,随后听从张鼎丞主席和丁超五的指示,带罗世芳、林舜藩一同到胪雷,探访陈绍宽,诚恳请他出山为革命工作,陈绍宽欣然表示愿意参加革命工作。解放后先后担任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、副省长等职。

毛主席巨幅画像首现福州

  1949年8月17日上午10点,中共福州地下党在光禄坊路挂出了毛主席、朱总司令的巨幅画像。画像一挂出,立刻就有百姓高呼:“毛主席来了!福州解放了!”结果一传十,十传百,引来无数榕城百姓欢呼胜利。这两幅中国共产党领袖的画像,在福州人民欢庆解放的游行队伍簇拥下挂到鼓楼前的牌楼上。
  当年画像的作者叫叶钦麟。1949年7月中旬的一个下午,党小组长施传湘对叶钦麟说:我们要在解放军进城那天,组织市民上街庆祝游行。现在组织上交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,要你画两幅毛主席、朱总司令的巨幅画像,放在游行队伍的前头。画像要画在漂白布上,每幅长两米、宽一米。作画时间只有7天。当时的福州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中,白色恐怖日重,许多共产党人相继被杀。绘制两幅中共领袖画像很显眼,需要有一个安全可靠的地点,地下党组织最后选中了叶钦麟的家。
  为避免被敌人发现,叶钦麟用于作画的卧室被全部封闭,房门也堵得严严实实。由于画面太大,叶钦麟只好将画布铺在床板上,一连3天日夜不停地趴着画。夜里彻夜亮灯,引起了敌人的注意,叶家附近出现了身份不明的黑影。地下党组织连忙将画室转移到郎宫巷一地下党员的家。一周后,叶钦麟如期将两幅长两米、宽一米、用漂白布料绘制的毛主席、朱总司令黑白肖像画交给了地下党组织。这两幅画像在福州街头一挂就是40多天,一直到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才换上了领袖们的标准新肖像。

顺利接管

  福州解放之初,成立了军管会,军管会一号令任命韦国清为主任委员,委员有:叶飞、刘培善、方毅、梁国斌、朱绍清、陈美藻。8月26日,福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第一号布告,任命韦国清为市长、许亚为副市长。

  原载于《档案大观》2009年8月24日 429期1版

上一篇:何香凝与仲恺农业工程学院
下一篇:上世纪50年代首都十大建筑兴建始末
评论信息
共有条评论
栏目分类
    热门图文
    • 没有资料
    局长致辞 - 网站地图 - 机构设置 - 局馆现状 - 联系我们 - 在线留言
    Copyright © 2009 和县档案局 All Right Reserved.
    皖ICP备05003859号    技术支持